絕經后雌激素受體(ER)陽性的乳腺癌患者,輔助性他莫昔芬治療可使1年乳腺癌相關性死亡幾率下降31%,而化療可使之降低20%。
作為雌激素受體選擇性阻斷劑他莫昔芬,已在臨床應用了30余年,其嚴重的不良反應包括子宮內膜癌發生率增加、血栓事件和可能耐藥。絕經期婦女的雌激素主要來源于腎上腺合成的雄激素經外周芳香化作用而成。芳香化酶是催化這個反應的限速酶,因此,研發一些藥物來抑制這一反應有臨床價值,阿那曲唑就是這類藥物。

是否可以事先預測出那些預后較好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使她們術后免于接受放療或全身化療呢?本屆ASTRO會上,奧地利維也納Poetter闡述了免除放療的可能性。Poetter和同事確定了一些預后良好的乳腺切除術后的早期乳腺癌患者(腫瘤直徑<3cm,淋巴結陰性,ER受體或孕酮受體陽性)。800例該類患者被隨機分組:接受全乳放療±局部推量組和不接受放療組。所有患者均接受內分泌治療,使用他莫昔芬或阿那曲唑。
中位隨訪42個月后的結果顯示,局部復發者占1.7%,其中放療組1例,不放療組14例,二者有顯著差異。在總生存率方面,兩組無差異。調查者推斷,全乳放療±局部推量可顯著降低局部復發率,即使是那些預后良好的術后行輔助性內分泌治療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也應該接受放療。

美國麻省總醫院Hughes對該研究進行了更深入的探討。Hughes提出,該研究的隨訪時間相對較短。他還提到了與此類似的另外一項研究——CALGB9343:將70歲以上、腫瘤體積較小、ER陽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隨機分為他莫昔芬+放療與單用他莫昔芬治療兩組。兩組患者的局部控制率分別為99%和94%。盡管維也納和CALGB兩項研究在此項數據上都有統計學顯著差異,但差異相對來說均較小,這有可能限制放療的臨床實踐,尤其是對老年女性患者。到目前為止,還無法確定哪一類患者可不接受腫瘤切除術后的輔助性放療,除非是那些高齡婦女,因為放療對于該類患者的益處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