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伐沙班是一種口服的直接因子Xa抑制劑,主要由肝臟代謝,在保留了華法林預防卒中獲益的同時,還減少顱內和致死性出血事件。

去年秋季,利伐沙班獲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批準用于治療非瓣膜性房顫患者預防卒中和全身性栓塞,尤其是對于國際標準化比值(INR)難以維持穩定、服用華法林后出現了副作用以及難以堅持接受頻繁的華法林用藥監測的患者。與華法林相比,利伐沙班不存在藥物與食物之間發生相互作用的問題。也因此,利伐沙班就被視為華法林的替代藥物。

基于ROCKET-AF試驗(比較每日1次口服Ⅹa因子直接抑制劑利伐沙班與維生素K拮抗劑預防房顫患者發生卒中和栓塞的效果),西澳皇家珀斯醫院卒中單元負責人Graeme Hankey博士及其同事開展了一項亞分析,旨在評估利伐沙班對顱內出血的影響,因為顱內出血很可能是抗凝劑最令人擔憂的一種并發癥。此外,還分析了顱內出血的獨立危險因素,無論受試者服用的是哪種抗凝劑。

結果顯示,ROCKET-AF試驗中共出現了172例顱內出血病例,發生率約為每年7%。其中128例為大腦內出血,5例為蛛網膜下腔出血,38例為硬膜下出血,還有1例為硬膜外出血。利伐沙班組患者出現顱內出血的風險比華法林組低40%。
[NextPage]

這項亞分析還確定了會使顱內出血風險顯著增加的主要危險因素:種族以及伴隨使用氯吡格雷。也就是說,黑人出現顱內出血的風險比白人高400%以上(OR,4.2),亞裔的風險也比白人高200%。在服用華法林或利伐沙班的同時還使用了氯吡格雷的患者出現顱內出血的風險比沒有服用氯吡格雷者高250%(OR,2.50)。

另外,與顱內出血相關的其他顯著危險因素包括:①舒張壓高:相比正常值每增加10mmHg,風險增加21%。②腎功能差:肌酐清除率每降低10ml/min,風險增加10%。③既往卒中或TIA病史:風險增加55%。④血小板少:風險增加8%。⑤白蛋白低:風險增加37%。

這項亞分析提示,利伐沙班較之華法林還能降低患者發生顱內出血的風險,但值得注意的是,利伐沙班對ROCKET-AF試驗的主要終點卒中或全身性栓塞的發生率并無影響,而且與華法林相比也沒能降低患者的死亡率。

利伐沙班的優勢,作為一種固定劑量制劑,只需每日服用1次或2次,而且也無需像華法林那樣頻繁監測。但與其他新一代抗凝劑阿哌沙班和達比加群相比,利伐沙班的副作用似乎要多一些,比如惡心和肝酶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