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中華器官移植雜志》中有這么一則消息“免疫抑制方案中應用巴利昔單抗誘導治療可以早期撤除皮質激素,并可降低急性排斥反應的發生率及減少使用皮質激素引起的不良反應。”

該研究團隊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鞠衛強、何曉順、邰強等人。他們旨在探討肝移植中應用巴利昔單抗誘導治療的免疫抑制方案的療效。

研究組選取成人肝移植受者接受含巴利昔單抗誘導的免疫抑制方案的139例患者為誘導組,以接受常規免疫抑制方案的106肝移植受者為對照組。術后隨訪12個月,記錄兩組受者排斥反應、代謝并發癥的發生情況,以及患者的存活情況。

結果表明,誘導組術后1個月內急性排斥反應、糖尿病、高血壓及感染的發生率與對照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術后12個月內,誘導組急性排斥反應、移植后新發糖尿病、高血壓以及高脂血癥的發生率與對照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誘導組和對照組術后1年的存活率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